当前位置: 防城港桂风网首页 > 热点新闻 > 正文

陆兰军的家国情怀

作者:罗 盛   来源:防城港市新闻网   时间:2018年10月10日 09:51
□ 记者  罗 盛

在尖峰岭上见到陆兰军,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。但这一次却是令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。这其中原由至少有二:一是虽然跟陆兰军认识多年,但对于他这个在防城港、在广西乃至全国的知名哨长,本记者还是第一次正式采访他;二是这次上尖峰岭,正值“东边太阳西边雨”季节的八月中旬,记者拍到了陆兰军战友在彩虹下巡逻的精彩镜头。所以陆兰军说,上山来采访的记者很多,但能拍到在彩虹下巡逻的哨所民兵,很难得。

是的,确实难得。记者能在尖峰岭上拍到这样的镜头难得。而陆兰军20多年如一日,在尖峰岭上为祖国守卫边境线,更难得!

记者与陆兰军的交谈从他那刚参加完今年高考的女儿切入。本来,其女儿以不错的高考成绩收到桂林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“但与她理想的大学或专业有点距离,她决定放弃这次上大学的机会,选择复读。作为父亲,我尊重女儿的选择,支持她复读。”陆兰军说,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是国家对人才培养的基础,要给孩子更多的“自主权”,这样才有利于孩子的成长、成才,孩子成才了,才能对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。

贡献!在陆兰军的脑海里,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,是他人生的目标。坚守在尖峰岭哨所这片弹丸之地,谱写着为国戍边的壮丽篇章。

虽然有很多媒体记者采写过陆兰军,但在这里也还是要对他作一番简介,这是一个人的人生轨迹。

今年52岁的陆兰军,是防城区峒中镇尚义村人,中共党员,初中文化,现任防城区峒中镇尖峰岭国防民兵哨所哨长,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。2000年以来,4次被评为峒中镇基层优秀共产党员,2010年被评为防城港市劳动模范,2012年10月22日,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、政府和广西军区授予陆兰军“爱国戍边模范”荣誉称号。先后受到胡锦涛、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

“说起陆兰军的事迹,上网一查,三天两夜也读不完”,这话虽然有点过,但也说明,陆兰军现在已是个名人了。他的事迹中最令人感动的,就是以他为代表的一家几代人“舍小家、为大家”几十年如一日,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坚守在祖国南疆边防线上。陆兰军担任尖峰岭哨所哨长以来,坚持以哨所为家,坚守理想信念,坚守岗位职责,坚守国家大义,甘于清贫、坚拒诱惑,守边卫疆、爱国奉献,20多年执行巡逻、观察任务2000多次,在高山密林中巡逻行程超过5万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赤道一圈多。

陆兰军是在父亲及二哥的影响下走上“我为祖国守边防疆”的路上的。陆兰军的父亲陆芝芳、二哥陆兰庭分别是尖峰岭哨所的第一任和第二任哨长。陆兰军1985年初中毕业后,其最大愿望是去参军的,但由于体检不过关,当兵的理想破灭。沮丧的陆兰军只好留在家里干农活。在家务农的那些年间,父亲及二哥不时给他“灌输”“民兵也是兵”、“边防哨兵也是兵”的思想。几年的耳濡目染,“灌输“成功,陆兰军于1990年终于当上了边防哨所的民兵。之后经过几年、几个哨所的磨炼,陆兰军于1996年从二哥手上接过了尖峰岭哨所哨长的重任,并把之发扬光大。

尖峰岭哨所位于防城区峒中镇附近的尖峰岭, 海拔670多米,是我国边境线上的一座重要边防哨所。尖峰岭哨所边境巡逻路线长24.5公里,有26块界碑。陆兰军和他的战友每天就巡逻、守卫着大山秀水间的24.5公里边境线和26块界碑。

其实陆兰军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、轰轰烈烈的壮举,他今天的荣耀,是他以20多年时间用坚实的双脚一步步从尖峰岭哨所走出来的。陆兰军清楚地记得,1996年,当他到尖峰岭哨所就任第三任哨长时,是第一任哨长、父亲陆芝芳亲自把他带上山的,而他从第二任哨长、二哥陆兰庭手中接过望远镜、防务图时,父亲郑重地对他说:“这一带我和你二哥已经守卫了17年,脚下国土一寸没丢,如今交到你的手里,一定不能出现任何闪失!”陆兰军顿时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和责任重于千万斤,必须用全身心的力量来承担,不得怠慢。如今,22年过去了,陆兰军没有辜负父亲的嘱托,把所管辖的国境线“筑”得更牢、界碑擦得更亮。他可以自豪地告慰已在九泉下的父亲:你老人家“交给”我守护的国土没有丝毫闪失!

说起父亲,陆兰军哽咽:“在父亲的眼里,哨所工作比他的生命都重要。”他回忆道,“2011年6月1日下午6点左右,父亲病危,大哥打电话叫我立马下山回家。当我骑着摩托车匆匆赶回到家时,父亲已经合上了双眼。”“不要叫他回来,他的工作比我的病更重要!”这是父亲去世前交代的最后一句话!听后让人潸然泪下。“记得父亲重病期间,我利用休息时间只匆匆回过家4次,而4次加起来的时间还不到一天。可就是这一点点时间,父亲每次都催我回哨所,他说,不用回来服侍我,坚守哨所才是你的职责……”虽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但现在回想起来,陆兰军还是觉得亏欠父亲的太多。

陆兰军及家人的这种爱国守边情怀,深深地感动着每一个人,也让陆兰军的后辈“前赴后继”地爱上了“尖峰岭哨兵”这一称号,之前他的两个侄子先后上山当过哨兵,去年9月,他的外甥凌福超从部队退役后,又到尖峰岭哨所做起了哨兵。凌福超骄傲地说:“我们家现在已经是三代六人担负过守边关的任务了。我为有陆兰军这样的舅舅而自豪,我要向他学习,把自己的青春篇章写就在祖国的边境线上。”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桂风网微信、微博,获取更多新闻资讯。